首页

女帝每天都在试图退位第四十六章:请君入瓮

御书房内,夏如歌正站在下首。

因为北疆鹰首长刀失窃的案子事关两国交邦,三司那边有些不太拿得定主意该如何与他们打交道。

便登门恳请骠骑大将军夏将军前来监工。

夏将军想了想,又把这活儿丢给了自己的亲儿子夏如歌。

就这么一来二去,站在叶倾容面前的人就变成了夏如歌。

陆规秦得到许可走进御书房的时候,夏如歌正双手环,似乎在与叶倾容争论些什么。

只见叶倾容眯着眼睛说道: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,北疆来人他们,可能是自导自演?”

夏如歌站在原地,虽说尽力保持着君臣礼仪,但童年养成的,在叶倾容面前习惯的放松还是在不经意间流露了出来。

“北疆视鹰首长刀为天鹰信物,这次居然带到我风夏来,本身就有诸多疑点。更遑论他们竟然打算将鹰首长刀献与陛下,作为生辰贺礼。”

北疆蛮夷妄图侵入风夏领土大肆掠夺的野心已经持续了百余年,怎么可能会因为被打跑了几次就心甘情愿地俯首称臣?

无非是想要休养生息的权宜之计罢了。

最初夏如歌还想不通那胡扎克尔献上鹰首长刀究竟是为了什么,如今想来,怕就是为了找个由头嫁祸风夏,试图在求和的谈判桌上多占取一些主动权罢了。

听着夏如歌的声音,叶倾容有些恍神。

夏如歌的声音低沉,与叶倾容记忆中已经截然不同。

说起来,年少时那个偷偷溜进皇宫的少年,那个带着原身读书认字的稚嫩身影,好像着实已经被埋葬在过去的记忆中了。

叶倾容回过神,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口,不着痕迹地做了一个深呼吸:“既然如此,你觉得他们带来的,究竟是不是真正的鹰首长刀?”

对于北疆蛮夷,叶倾容相信,与他们对峙了一整年的夏如歌,一定比自己更加熟悉。

夏如歌迟疑了半晌,随后微微颔首:“应当是真的。”

他在北疆亲眼见证了无数兄弟丧命在那把长刀利刃之下,那泛着微红色寒芒的刀锋,夏如歌相信自己至死都不会认错。

“那按你的想法,他们会把长刀藏在哪儿?”叶倾容继续问道。

听到叶倾容的问题,夏如歌难得有些犹豫了。

沉默了许久,他才摇了摇头,似乎有些沮丧:“我不知道。”

叶倾容发现,在私底下的场合,夏如歌在自己面前似乎习惯地会自称“我”,而不是恪守礼仪的“微臣”。

当然,这个发现在眼下的情况下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叶倾容想了想,做出了一个决定:“明天上朝,你提一提鹰首长刀被盗的事情,但是别把你的猜测说出来。”

不让夏如歌说出自己的猜测,一是因为夏如歌并没有实质的证据,空口白话难免授人把柄。

二来嘛……叶倾容自己也有点儿猜测,想要在朝堂上证实一下。

夏如歌有些诧异地瞥了一眼叶倾容,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地点头应了下来。

“对了,那个北疆送来的……质子?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夏如歌斟酌着,还是选了一个比较委婉的词汇。

说是质子,无非是给叶倾容的后宫送了一个可以肆意的奴隶罢了。

叶倾容闻言一愣,这才想起了那个收进后宫便被她忘在脑后的金眸男人。

这一次,没等叶倾容说话,御书房外便传来了另一道温和的声音:“那位北疆赠礼,自然被安置在后宫合适的位置,陛下若是有兴趣,臣今晚便安排他与陛下一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