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盗墓之敲棺番外篇一

日子好像真的回到了正轨,我在昨天还去打了场篮球,得益于这两年的锻炼,40分钟的全场下来,我甚至没怎么大喘,总在球场的厮混的中年大叔甚至笑着和我说,“几个月不见,变了啊”。

我当时就、愣住了,我变了吗?

这段时间,我试着将这两年的经历记录下来,可惜一直断断续续,因为尽管我知道这些内容值得让其他人知道,可在这个过程中,这不是愉快的,因为你不得不去回忆那些埋藏在记忆深处的痛苦和疑虑。

有的时候我就坐在书桌前,一盒白沙,可以一个人坐到天亮,脑子里尽是这几年的种种经历。

乌蒙深处的十万大山,天山之下的镇灵台,秦岭地宫,日光站,巴蜀湖山的地下工事,龙坑,海眼,神农架不为人知的古代遗迹……

每每想到这些,都会是一个彻夜难眠的夜晚。

我之前听过战后的士兵容易患上战后创伤应急障碍,症状也和我类似,我担心自己是不是也得了个墓后应激创伤心理障碍啥的,还特意在网上找了个在线医生,做了一份“抑郁检测”,之后我拿着检测报告和医生聊了五分钟,他沉默了会儿,让我滚。

我了然,知道自己也许没抑郁,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是如此,某一天给大头去了电话,他那头还挺热闹,有小孩子叽叽喳喳的打闹声,我心想这是又偷孩子去了吗?

哦不,随即想起来,他说自己要去支教去,我又有点迷茫,现在门槛这么低了吗,他能教什么?

《论古代墓的多元化盗掘》

《摘取墓主人陪葬的十个小妙招》

《墓下明器三十六鉴赏》

我摇摇头,高看他了,吹牛逼行,估计这个悬。

我问他什么呢,他说未来祖国花朵的园丁还能啥,我说沾花惹草吗?他说我不是人,啥事快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~

此页为本章 第1页 / 共6页~

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

(^ ^) 请退出阅读模式 (^ ^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