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团宠娘亲的马甲掉了第一千零二章 在烬天酒中动手脚

雨沫带着苏烟走进那家酒楼的时候,一眼便瞧见了此刻正坐在角落里面的黑色身影。

“奴婢参见月夫人,月夫人近来可还安好?”

雨沫故意讽刺的嘲弄叶琉月。

叶琉月脸上的疤痕狰狞的像是有一条蜈蚣在爬。

“哼,雨沫,你似乎忘记了以前我是怎么教训你这贱人。”

“如今,你二人之所以还会来找我,难道不是因为有事情求到我身上了?”

当时,叶琉月不顾形象的大笑。

周围的客人都朝着她这边看过来。

叶琉月狰狞的面目瞬间朝着他们那边盯过去。

很多人在看到叶琉月被毁掉的容颜以后,马上就不敢再朝她那边观望,迅速的收回视线,结账离去。

雨沫跟苏烟见此,都忍不住笑了。

苏烟目光冰凉的落在已经成为阶下囚般的叶琉月,随着雨沫一起,坐在了叶琉月的对面。

“说吧,你到底让我们做什么?”

叶琉月听到这句话,脸上蜈蚣般丑陋的伤疤这才扭曲的挤在一处,笑的渗人的看向两人,道:“其实也不难,你二人只需要把这样东西,找机会放进那贱人的烬天酒中即可。”

“此为何物?”

苏烟瞧见那小小的木盒子外面裹着一层厚厚的冰霜,忍不住诧然的看向叶琉月。

她虽然出身不佳。

可毕竟这么多年留在神渊殿,见多识广。

即便如此,苏烟跟雨沫都未能瞧出来,这东西究竟是什么。

叶琉月神神秘秘的笑道:“等到大婚当日,你们便可知,这东西的厉害。”

“此前,记住了,千万不能随意的打开盒子。”

“否则,你们两个要是出现了什么差池,可别怪我害了你们做冤魂!”

叮嘱完,叶琉月马上起身,狂笑不止的离开了酒楼。

苏烟跟雨沫相互对视了一眼。

雨沫似乎不信邪,觉得那玩意根本就无法当什么用处。

可她刚刚伸手,想要徒手拿起那木盒子的时候,她的手指尖却立刻被冻成了一块冰。

怎么运行灵气去化解都是无法。

“这东西……难道就是传说中曾经出现在龙城黑市的神秘物?”

苏烟见此,立刻将雨沫的手指截断,并迅速的撒上生津断骨散。

雨沫吓得脸色都白了。

恨得立刻运气,想要将那东西击碎。

“不可!”

“这玩意,传闻的很邪乎,你我最好还是听那疯子的话,用这特殊的模具,将其盛装起来。”

“免得将自己赔上去,可是不值得。”

雨沫顿时冷哼了一声,速速的用那特殊的空间承载器皿,将那玩意给装起来,等到大婚当日,直接撒在叶琉璃需要喝的烬天酒之中。

而时间一转,很快便到了龙主与其夫人的大婚之日。

今日的神渊殿很热闹。

在祭坛周围,坐满了前来朝贺的宾客。

修为几乎没有低于帝阶的存在。

叶琉璃经过了这些天的来访者朝贺,又亲自见了神渊殿的十殿长老,经过了祖神祭坛的洗礼。

忙碌了几乎近十日之久,总算是迎来了大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