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释厄录第五十一章 次第

天色黯淡。

哈密城外七十里,乌里巴奇的牛皮帐篷前,燃起了篝火。

不喜欢偷偷的胭脂和他那些手下潜行至此不同,她骑着骏马,拎着弯刀,光明正大的驾临这里。

为了迎接大明公主大驾光临,这两天乌里巴奇烤了四五只羊,并把新鲜的马酒拿出来招待。

黄金家族的后人,大明朝的公主。

前仙宗的捉刀,隐卫天卫。

一个违背承诺的人,一个嫉恶如仇的人。

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,两人见面必定是刀来剑往。

可现在情况却相差颇大,马酒香醇厚,酒意深远,胭脂抱着羊皮酒囊大灌,喝的酣畅淋漓。

而乌里巴奇坐在她对面,抱着女儿其木格,把羊撕成羊丝,一口口的喂给她。

他的妻子萨仁成了最忙碌的人,不停翻烤着羊,还用中原的铁锅翻炒着菜。

武人之间,很多时候就是如此单纯,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。

栖霞山上一战,两人就对彼此的秉有了充足的了解,不用担心那些阴谋诡计,刀来剑往中,可见真情。

“呼~”长舒一口酒气,胭脂看向身侧忙碌的萨仁,从她眉眼之间,胭脂看的了幸福安宁,还有淡淡的忧虑。

“胭脂公主,我的妻子漂亮吧?她可是我们族长家的宝贝,我抢来的,我们草原上最美的太阳。”

乌里巴奇自豪大笑,却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。

她怀中的其木格撅起小嘴,不愿意再吃送到嘴巴的羊丝。

如果她没有记错,就在不久前,阿爸口中最美的还是她,现在忽然就变成了阿妈,虽然是亲爱的漂亮的阿妈,但其木格还是很生气。

乌里巴奇显然没有学到中华文化的粹,不懂得话不要说得太满,以后没了进步和退步的余地。

其木格推开一脸尴尬的阿爸,也不理睬偷笑着的最美阿妈,跑到胭脂身边,稚嫩的问到: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~

此页为本章 第1页 / 共3页~

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

(^ ^) 请退出阅读模式 (^ ^)